口罩到港
  • 體彩廣告
  • 體彩廣告

【口罩到港】鄉村教師農加貴 一師一校堅守“麻風村”34年

2020年09月09日 08:52:13 | 來源:新華網

農加貴正在給落松地小學的7名學生上課(攝於7月24日)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每年教師節,都是農加貴最開心的日子,“我教的學生不算多,但大部分都會在這一天給我發短信、發微信,有的還會回學校來看看我,作為一名小學老師,很滿足了!”

  農加貴是落松地小學的一名老師,也是這裏唯一的一名老師。坐落在雲南省文山州廣南縣蓮城鎮大山深處的落松地村,曾經是人們避而遠之的“麻風村”,自1986年獨闖“大山禁區”以來,農加貴一師一校堅守了34年,將110名學生送出了大山。

航拍視角下的落松地小學以及落松地村(攝於7月24日)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“孩子們渴望知識的目光,讓我決定留下來!”

  7月24日,按照此前跟農加貴老師約定的時間,我們凌晨5點20分從蓮城鎮出發,驅車前往落松地村。半個小時候後,微微晨光中,落松地小學的校門映入眼簾,農加貴老師也已經站在門口了。

  還來不及寒暄,7個小孩就蹦蹦跳跳地竄了進來,不一會兒,教學樓裏傳出了琅琅書聲,農加貴老師一天的教學工作開始了。

  天光漸明,我們得以看清落松地小學的全貌,一進校門是籃球場,往裏走是一個小花園,再往前是一棟嶄新的4層教學樓,後面還有小片的菜園和果園。儘管面積不大,但整座校園整潔乾淨,花草繁茂,一派欣欣向榮的氣象。

  趁着學生們早讀完吃早餐的空檔,農加貴老師跟我們講起了學校之前的樣貌。“現在是樣樣都有了,剛來的時候別説校園,連教室都沒有,是借了一間醫務室來上課。”

  1986年,讀高二的農加貴,因為家貧輟學在家。前途一籌莫展之際,叔叔農春盛帶來了“好消息”——有一份代課老師的工作。然而,高興了沒兩分鐘,農加貴又陷入了愁緒,甚至還平添了一絲恐懼,因為提供崗位的地方,是“那邊那個村”。

  “那邊那個村”,是附近村民對於“麻風村”的別稱,在“談麻色變”的年代,那裏無疑是一片禁區。

  在叔叔反反覆覆地勸導後,農加貴決定先去看一看。皮膚病防治站裏的醫生農炳康告訴農加貴,孩子們都是健康的,不用擔心!並送上了一個“祕方”——酒精,“讓我上下課都擦擦手消消毒,實在害怕的話也可以兑點水喝到肚子裏。”

  有了醫生給的“祕方”壯膽,農加貴接下了代課老師的工作。然而開學第一天的場景,還是讓他害怕到想逃,“當時有12個孩子來上學,8個家長帶着他們來,我遠遠地一看,家長裏有跪着走路的、有嘴巴歪的、有眼睛斜的……説實話當時非常害怕,只想掉頭就跑。”

  然而,上了幾堂課後,農加貴改變了主意,“孩子們渴望知識的目光,讓我實在邁不開逃跑的步伐,一咬牙就決定留了下來!”

  1986年,農加貴成了“那邊那個村”建村近30年來的第一個老師,也是第一個願意進村常駐的“外人”。

農加貴和學生們在校園裏(攝於7月25日)。(新華網 趙普凡 攝)

  “34年來,全村的孩子一個不少,都讀過書!”

  時間來到1992年,“那邊那個村”警戒線拆除,醫生撤離。另外一個好消息也接踵而至,村裏的第一屆小學畢業生,在統考中無一例外,都超過了錄取線。“我現在都還記得,最高206分,最低135分,孩子們太爭氣了!”儘管時隔多年,説起當年的情景,農加貴仍難掩激動。

  查到分數後,農加貴又四處奔走,希望外面的學校能夠放下成見,給自己的學生一個升學的機會。經過多番爭取,廣南縣五中同意在體檢合格的前提下,接收農加貴的學生。消息傳來,整個村子都沸騰了,“村民們比過年還高興!”

  欣喜之餘,細心的農加貴替學生們想到了一個問題,“入學資料要填家庭住址,總不能填‘那邊那個村’吧?”略加思索後,農加貴腦海裏出現了一個詞——落松,“村子裏種了很多花生,我們方言叫落松,它們就像老一輩的村民一樣,雖然外表不好看,但內心卻很美。”

  自此,“那邊那個村”有了自己的名字——落松地。而第一批落松地小學的畢業生到外讀書,也意味着曾經的“大山禁區”終於迎來了開放和新生。

  農加貴的辦公室裏,放着兩大本相冊,裏面按時間先後順序,放着歷屆學生們的畢業照。翻看相冊時,我們留意到,在1999年這一頁,多出了一張學生們打着傘走在泥濘山路上的照片。

  詢問之下,農加貴告訴我們,這其實也是整本相冊中,他最珍視的一張。那一年,農加貴被調到另外一所學校任教,離開落松地小學時,10多個學生都跟了出來,“農老師,恐怕這次出去以後,我們就再也見不到您了,就讓我們把您送到那個學校吧!”

  農加貴回憶,那天天氣特別不好,一直在下雨,山路泥濘不堪,10多個孩子打着傘、披着雨衣,走了幾個小時的山路送他,“怎麼勸都不回去!當時我真的,非常感動……”性格堅韌而豁達的農加貴,採訪中説起在落松地小學任教以來遭受的困難、孤獨、誤解等等,都是輕鬆地一笑而過,唯獨在説起這段經歷時,數次哽咽……

  一個學期後,在當地村民的爭取下,農加貴又調回了熟悉的落松地小學,自此再也沒有離開過。“當年可以説是我離開落松地最好的一次機會,但我知道有一羣特殊的孩子在等着我,有一羣特殊的羣眾在等着我,他們離不開我,我也離不開他們,我必須回來!”

  34年來,農加貴一師一校,堅守着落松地小學,媒體稱讚他是深山裏的“明燈”、是暗夜裏的“啓明星”、是優秀教師的典範……他卻説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鄉村教師,唯一自豪的是,在自己的努力下,落松地全村的孩子,一個不少,都讀過書!

放學後,學生們在校門口向農加貴揮手再見(攝於7月25日)。(新華網 王俊逸 攝)

  “只要孩子們需要我,我會一直教下去!”

  任教34年來,農加貴見證了落松地村巨大的變化,學校從最初借來的20多個平米的醫務室,到土木結構的簡陋校舍,再到現在設備齊全、乾淨整潔的校園;村子從以前散佈在山坡上的幾間茅草房,到現在統一規劃建設有連排小平房、路燈、花壇、小廣場,通電通水、環境優美的小村寨,還被評為了文山州民族團結進步示範村。

  “硬件”之外的改變,也在悄然發生。“第一屆畢業生出去讀初中的時候,拉着我哭作一團,害怕融入不了外面的世界,後面一屆接一屆,走出了多少孩子,有當老師的、當警察的、當公務員的……以前要盼個外人來村裏,是非常難的,現在路修通了,人們觀念也改變了,進進出出,跟旁邊的村子沒什麼區別。”

  落松地村的一切,都在朝着好的方向發展,但農加貴心頭卻壓着一塊大石頭。現在的落松地小學,有7名四年級的學生就讀,等送走這一屆,農加貴也差不多到了退休的年齡,儘管當地教育部門一直有招聘新老師的想法,但想要找到一個能夠紮根落松地村、讓村民們滿意的接班人,實屬不易。

  “如果實在招不到新的老師,只要孩子們需要我,在身體條件允許的情況下,我會一直教下去!”農加貴説。

  在落松地小學採訪期間,7個學生中,有一個小女孩下學期要轉到其他學校讀書,幾個孩子私下合計,提前給農加貴老師過教師節。孩子們手工製作的簡易賀卡上,寫滿了祝福和感謝,“農老師,您辛苦了;農老師,您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;農老師,長大以後我要當飛行員,帶您去看大海……”(完)

 

出品人:王江

監製:李霞

編導:念新洪

攝影:趙普凡、王俊逸(實習)

剪輯:羅春明

撰稿:念新洪

  往期回顧

  【口罩到港】一波三折的“天麻扶貧路”

  【口罩到港】從“阿地馬底”到“阿路底”——餘友鄧下山記

  【口罩到港】託厄哈扒”桑南才:32年峽谷郵路 百萬郵件傳深情

  【口罩到港】富村青年鬥貧記:“90後”帶3000留守婦女“指尖致富”

  【口罩到港】春城的4.1萬束“微光”

  【口罩到港】峽谷支教團——記雲南大學獨龍江研支團

  【口罩到港】“奇蹟校長”張桂梅:11年圓千名山村女孩大學夢

  【口罩到港】邊寨紀事:50年前在茅草房結婚,50年後他們要開鄉村旅館

  【口罩到港】反貧戰士

  【口罩到港】足球小將 高原追夢

 

【口罩到港】 [責任編輯: 劉東]
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9121393526931